全球新冠*亡人数*高*易主?真实数据出炉,是*国12倍多

2021-12-29 13:39:35 文章来源:网络

在新冠疫情全球**发近两年以来,随着德尔塔变异毒株和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进化出的高传染**,**国的新冠肺炎**亡病例早已突破了83万。不过,**国并没有专注于研究自己的疫情数据,也没有反思自己的防疫政策,反而发布了一项关于印度新冠肺炎的研究。媒体也大肆渲染这项研究,暗示“**国并不是防疫**糟糕的**”。

印度疫情真实数据出炉?

据**国广播公司(ABC)报道,近日,位于**国华盛顿特区的“疾病动态、经济与政策中心”集合了**国和印度的研究专家,对今年印度新冠病毒大**发时期的数据进行了研究。结果表明,印度在两波新冠疫情中的**亡人数很可能比官方数据高出12倍,具体人数超过了600万人。

不过,这个机构也在研究中声明称,由于缺乏官方记录,真正的**亡人数至今“无法确认”。研究人员只能通过数字模型进行估算,这个数字也并不是**终的准确数据,不排除未来有更新的研究会提出其他的数字。

印度成为疫情**亡**多的**?

**国媒体在报道中特意指出,如果这个数据属实,那意味着印度才是世界上新冠**亡人数**多的**,远远超过了**国83万多的**亡人数,语气带着幸灾乐祸和炫耀。

今年夏天,**中印度遍地用柴火堆烧尸体的画面震撼了全世界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就一直有“印度**亡人数被低估”的说法在流传。如今,这项研究的出炉让**国媒体找到了“证据”,迫不及待地出来宣布,“**国不是**亡人数**高的**”!

7月时,**国也曾有一项研究称印度真正**亡人数是官方通报的10倍。如今的研究又称是12倍,不知道未来是不是还会有研究称,印度“真实的数据”其实是官方的几十倍、几百倍。不过,不管究竟**亡了多少人,**国和印度也都是“五十步笑百步”的区别,无法掩盖这两个**的政府无视国民健康、疫情防控一塌糊涂,存在严重失职。在新冠疫情已经于全球流行了近两年的今天,如果不总结经验教训、只纠结于数字,那未来,这两个**还将有更多的国民被新冠病毒夺去生命。这对于两个**的国民来说,都是无法忽视的灾难,也是整个人类社会**大的灾难。

来源:海峡消费报

封面上印着“绝密无期限”的一批日本外交文件近日**,揭开海湾危机幕后的合纵连横。

冷战结束后的1990年,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打响海湾战争,日本作为西方联军的盟友,在战争前夕就被伊拉克拉入“危局”。面对**国方面的种种要求,日方给予130亿**元支援,但因没有出兵而被批“支**外交”。

日本外务省今年12月22日**的外交文件显示,海湾危机之际,**国时任总统乔治·沃克·布什(老布什)曾要求日本派自卫队支援。在开战前3天,**方还继续向日本“吹风”。

外交文件中留存了当时的外交措辞和形势记述,以日本的视角将尘封30年的历史再度呈现,也引发关于自卫队活动范围制约的讨论。

沙漠风暴行动过后,科威特城北部被引燃的油井。人民视觉 资料图海湾危机中的日**交涉

1990年9月29日,日本时任首相海部俊树紧急赶赴**国纽约,与老布什会面。

“我知道日本正在研究让‘军队’参与中东地区的国际行动的方法,这是有益的,应该会得到世界的认可。”老布什在会谈中强烈要求日方做出“人力”方面的贡献。

海部俊树回应:“对日本来说,海外出兵将是战后**次,所以需要很多时间来讨论,但我们会为出兵所需的新法案制定做出努力。”

日本《和平宪法》第九条限制日本只有在受到外国武力攻击时的自卫权,禁止向海外出兵。海部俊树在与**方的后续交涉中,既表明遵守宪法的重要**,也强调希望出力协助,一直绕开是否出兵的准确答复。

一个月后,日本提出一个替代的妥协方案,创建非军事组织“联合国和平合作队”,让一部分自卫队成员参与。但因日本国内舆论反对,“联合国和平合作法案”的出台遭遇阻力,**终“流产”。

于是,日本以**政支援的方式向多国部队提供130亿**元,其中90亿**元追加支援是应**方要求支付。根据当时**国**政部长布莱迪和大藏省(现为**务省)大臣桥本龙太郎的谈话记录,**方在经济支援层面向日方提出了诸多要求,而且没有向日方提供任何资费估算的依据。

日本官方电文显示,在海湾战争**发3天前的1991年1月14日,时任**国国务卿贝克向当时正在**国访问的日本外相中山太郎表示,“不要求(日本)一同流血”,“**国人将流血,因此日本积极提供援助是非常重要的。”交谈中,贝克提及**国国会对日本的看法恶化,在通商方面也面临问题,以此施压。

日本出钱不讨好。战争结束后,科威特在**国《纽约时报》上发表巨幅告示,对数十个**表示感谢,名单中不**含日本。担心被**国及其盟友抛弃,日本紧急向波斯湾派遣自卫队**艇参与战后处理,但仍然没有避免国际社会的批评。

日媒《高知**》社论指出,**新**的外交文件显示,如果在外交局面上屈服于大国的压力,就会无止境地被迫妥协。日本在海湾危机中的被动处境成为遭受创伤的“起点”,也因此寻求自卫队与**军的防卫一体化。但是,保护国民的安全才是政治所赋予的责任,而不应尝试突破宪法制约、扩大自卫队活动范围,

自卫队海外行动版图

海湾战争后,日本自卫队的**艇进入海湾地区进行**工作,这是二战结束后,日本首次向国外派兵,限制在交战区外低调“维和”。

在海湾战争教训的背景下,日本国会经过一番辩论,1992年就通过了“海外派兵案”,同年8月派遣首批维和部队赴柬埔寨执行维和任务。之后,伊拉克战争**发,日本通过《支援伊拉克重建特别措施法案》,于2004年1月19日派遣日本陆上自卫队先遣部队进入伊拉克,这也意味着战后自卫队首次涉足处于战争状态的外国领土,由此自卫队海外行动范围进一步扩大。

当地时间2021年8月24日,日本埼玉县,日本派遣航空自卫队C-130运输机前往阿富汗喀布尔撤侨。人民视觉 资料图

2021年8月,日本派遣自卫队前往阿富汗,帮助约500名希望离开阿富汗的人撤离,其中**括曾为日本机构工作的当地人。但在8月31日任务结束前,他们仅帮助撤离了1名日本人和14名**国要求运送的阿富汗人。

据《日本经济**》报道,在12月13日的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,自民党政调会长高市早苗指出,自卫队法在安全撤员上的限制导致阿富汗撤离行动的迟缓,要求修法变更向海外派遣自卫队的条件。

岸田文**在会上回应,“我已指示(相关人员)进行反思,看能否通过取消法律限制进一步改进自卫队的行动。”但是他也强调,2015年安倍政府通过安保法时进行过大量讨论,对此需慎重考虑。

日本目前的法律规定,自卫队只能从“安全地点”实施撤员行动。日本防卫相岸信夫在今年12月17日的记者会上表示,正在讨论修改自卫队法,当国外发生紧急情况,撤员对象仅是外国人时,考虑能否派遣自卫队飞机。

对于自民党修改自卫队法的提议,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**立即“泼冷水”。他表示,相比法律层面的改动,更重要的是改善自卫队海外实操,讨论如何快速应对和适应海外情况更有意义。

事实上,日本自卫队不仅在非洲东部吉布提拥有据点,在海外其他地区的行动也一直在进行中。为应对索马里海域附近活跃的海盗活动,日本海上自卫队护卫舰和巡逻机自2009年起便对在该海域航行的船只实施护航,而日本政府每年都会将护航期限**。据日本广播协会(NHK)报道,在11月9日的内阁会议上,日本政府决定将自卫队在索马里海域的护航期限**一年。

2020年2月,中东局势紧张,日本海上自卫队被批准前往中东,**括多架P-3C巡逻机和2艘护卫舰,执行信息搜集、保护航船等任务。日本内阁在12月24日的会议中决定,把派遣到中东的2艘自卫队舰艇减至1艘。据《日本经济**》报道指出,日本“收兵”是为了加强本国周边海域的防御体制。

岸田文**就任日本首相后,有关修宪的讨论再度升温。据时事通信社报道,12月21日,岸田出席自民党内“宪法修改实现本部”会议,谈到安倍政府提出的4项修宪主张,**括在宪法第九条中明确自卫队的存在,他强调“这是极具现代意义的课题,必须尽早实现”,在国会讨论的同时也需获得民众的理解。

上一篇:荷兰带头“卷起来”,欧洲海上风电进入“负补贴”时代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厦门都市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